拿什么养老?去哪儿养老?在沪这个问题同样要想

拿什么养老?去哪儿养老?在沪这个问题同样要想

做起了“招财猫”项目♂☆,项目为协会广大成员企业提供财务服务☆-♂,也得到了大家的广泛认可☆。

拿什么养老?去哪儿养老?在沪这个问题同样要想

  养老♂-?可别以为是老年人想的事-。每个人都会变老☆☆-☆,老人的今天-♂♂,就是年轻人的明天☆。随着上海老龄化程度的不断加深☆,养老问题变得日益严峻♂。

拿什么养老-♂?去哪儿养老☆☆♂?这是需要全社会思考的重要问题♂。  上海养老压力大,中心城区更为严峻  截至2015年末♂☆♂,上海各区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达到万♂☆,占全市总人口的%☆☆♂。

  解放日报·上海观察记者根据上海市老龄科学中心公布的数据计算得出:上海市中心城区平均老年人口比重约为%-♂♂☆♂,而郊区的这一比重为%♂-☆。

  可见-♂,上海中心城区面临的养老压力更为严峻-。其中♂♂☆♂,静安区养老服务需求尤甚——60岁及以上老人占区内总人口比重为%----,为全市最高☆-,80岁及以上高龄老人占区内总人口的比重同样居全市首位-☆。

  在各郊区中♂,崇明区养老压力最为凸显-☆。

其60岁以上老人占区内总人口比达到%♂,甚至远超中心城区的平均水平-♂-。

  目前-♂-☆,上海市整体养老服务能力基本达到“9073”养老服务格局下的“90%家庭自我照顾-☆☆-♂、7%社区居家养老服务☆、3%机构养老”-☆--。

截至2015年末-♂♂♂,全市共有养老机构699家☆,床位数万张☆♂,占比60岁以上老人总量的%♂-;承担社区居家养老服务职能的老年人日间服务机构共计442家,居家养老服务中心共计163家♂♂♂,社区助老服务社共计202家☆☆,服务覆盖万老人♂♂,占比60岁以上老人总量约7%☆♂。

  以上海静安区为例♂♂♂♂,预计到2016年底♂,静安将形成养老机构40家-、养老床位6300张(即每千人张)☆☆☆☆-、长者照护之家5家♂、综合为老服务中心9个♂♂、老年人日间服务中心22家♂、社区老年人助餐服务点65个的养老服务规模☆☆♂-。

  郊区以崇明为例♂♂♂-,截至目前☆♂,崇明共有养老机构52家♂,床位8199张(即每千人张)☆♂☆。

而社区居家养老服务方面则主要通过非现金的“服务券(卡)”形式进行补贴♂--,对60岁以上不同情况的老人进行差异化照护--☆。

  鼓励居家养老☆♂,探索养老服务新模式  上海市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“十三五”规划纲要中提出☆☆,未来要大力发展居家养老服务☆☆,进而形成以居家为基础♂♂、社区为依托♂♂、机构为支撑-☆♂♂、医养相结合的养老服务格局-☆-☆,这与我国千百年来形成的传统居家养老观念和需求是紧密贴合的♂♂。

  目前-☆,上海通过“长者照护之家”试点☆,力主探索养老服务新模式♂♂♂,解决老人在所居住社区内的就近养老需求-♂。

去年一年☆♂,全市共建“长者照护之家”22家☆♂♂,为老热提供短期照护-☆、临时寄养☆、日间照料-♂♂-、居家照护☆♂、康复训练等服务,其功能介于社区日间照料中心和敬老院☆、护理院之间--☆。

预计今年年内--☆,全市将新建50所“长者照护之家”--。

  虹口区欧阳路街道一个居民区内的“长者照护之家”就获得了附近老人的广泛好评☆☆。

该区域内居家养老的老人及其子女对这种灵活的托养方式比较满意:子女可以根据自身情况在短期内对老人进行就近托养-,既为老人提供方便☆,又为子女带来一份安心☆♂☆。

  此外☆,市政府从顶层设计出发,尝试构建统一的养老需求评估体系♂,以保障基本养老服务资源的公平分配和有效使用♂☆。去年以来♂♂♂,“统一需求评估”在徐汇区进行全区试点♂-♂,至今已收到老人照护申请2911人次♂,完成评估1762人次☆-☆,已派送服务1310人次☆。其中♂,居家养老604人---,高龄老人居家医疗护理408人次-,机构养老242人☆,护理院56人☆-。  其中☆-☆,符合80岁以上☆☆☆-、失智失能且护理等级达到5级的老人可直接入住收费低廉的公立养老院♂-,由政府托底解决养老问题-☆♂☆。而针对护理等级较低的老人☆☆-,有关部门可根据评估结果进行相应的养老服务安排-♂。  徐汇区民政局副局长黄幽妮表示-,“统一需求评估”可倒逼供给“合理释放”♂。大量养老服务资源被整合在了同一个平台之上☆♂-,养老服务的分配变得直观♂☆--、透明。一旦当具体需求超过已有资源时-,政府可按需增加养老资源供给☆☆。这也有利于带动养老产业链的进一步发展☆。  优化养老服务-,护理人才是最大问题  过去☆--,通过增加床位提升养老服务能力☆♂,是政府解决养老问题的主要手段之一♂♂☆。然而就目前情况来看-,养老所面临的最大问题☆-,倒不是床位资源的紧张♂☆,而是在于专业护理人才的短缺♂。 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♂,养老院“一床难求”的说法☆,让不少有需求的老年人及家庭望而却步-☆。  黄幽妮表示:“从徐汇的情况看☆-☆-,所谓床位紧张的情况基本上是不存在的☆。”  近年来-☆,徐汇区对各个养老机构的排队轮侯名单进行逐一摸排-♂-,发现此前登记进入轮侯系统的不少老年人☆♂,如今早已没有了床位需求--♂☆。截至目前-,徐汇区各公立养老机构空床达224张☆☆,而排队轮侯的老人仅115位☆-♂-。此外☆,全市各区公立养老机构床位的空置率约处在%-%☆。  另一方面♂-☆♂,护理人才资源则呈现日益紧俏的趋势--。徐汇区社会福利院院长姜洪英说:“在我院共有护理人员40多位☆-☆-,平均年龄已达到48岁--♂♂☆。其中-♂-♂☆,年龄最大的62岁♂♂,40岁以下中青年护理员只有个位数-☆♂-♂。前两年☆-♂♂,上海中医药大学老年康复医学专业45名学生--♂,曾在徐汇区社会福利院见习☆♂☆,最终没有一个人愿意留下来☆♂。”  此前♂☆,徐汇区民政局向下征求如何解决护理人才短缺问题时--☆♂,得到两个相关意见:一是要增加护理人员收入-、提升其社会地位♂♂-;二是要为护理专业建立类似免费师范生的培养方案♂,切实保证充足的护理人才进入养老服务行业☆♂。  政府托底角色♂♂☆,如何与社会力量互补  从目前来看☆-☆☆,上海的养老服务总体还是“政府主导-♂、社会参与”♂♂☆。随着近年来上海“银发红利”的不断释放☆-,进入养老服务产业的社会力量越来越多-☆-♂,成为政府养老的有力补充-☆☆。  不久前引起网络热议的“以房养老”保险产品(即老年人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)就是一种探索♂。目前☆,“以房养老”保险产品在上海存在一定市场潜力-。根据《上海质量》杂志发布的《2014年上海老年人生活质量需求调查报告》♂,2014年统计的上海老年人自有住房比例达到%---☆☆,其中郊区老年人自有住房的比例超过90%---。  上海财经大学不动产研究所执行所长陈杰教授指出-☆,“以房养老”保险虽引进自国外♂-♂☆-,但对于上海同样适用☆--。目前之所以没能获得市场的广泛认可和参与♂♂☆☆♂,主要是缺乏良好的制度环境作为保障☆,绝大多数保险公司还不敢贸然推出类似产品☆。  另一个值得关注的问题是-,不少社会资本普遍看重短期效益♂☆,貌似涌入养老服务行业的很多-,但其中很大部分做的是养老地产☆♂。如此一来☆♂,反而炒高了房市♂♂-,长此以往-,也不利于养老市场的健康有序发展♂-。  有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♂,在上海某些生态环境较好的郊区♂,高端养老社区销售火爆--♂,大量中心城区及外地养老人群不断涌入--♂-。在上海崇明陈家镇☆,不少地产公司争相搞起了养老社区☆-♂♂、长者社区☆☆、实验生态社区等☆♂-。有些项目虽然只获得了使用权,但每平方米单价直逼甚至超过当地商品房均价-♂☆♂。  专家表示☆-☆☆,做好养老服务是社会的大问题☆♂,是政府关注民生的大方向-,但政府角色定位必须明确-,社会边界必须厘清☆♂。政府要“托好底”☆♂-,比如对独居-、失智失能☆-♂、低收入-、缺少家庭扶助条件等弱势老人必须做到让他们“老有所养”☆☆-;“底”托好之后♂,其他的就该鼓励社会资本多模式参与♂,正能量引导--、社会化运作。政府与社会的力量只好很好地实现了互补--☆--,养老服务这篇文章才能真正做好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