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海歌剧院将多尼采蒂经典作品《军中女郎》搬上舞台,今起连演三场

上海歌剧院将多尼采蒂经典作品《军中女郎》搬上舞台|☆,今起连演三场

来看这张数据表:在摩纳哥☆〓,100万加币只能买到13平方米(139平方英尺)的房子;在香港|卍☆,100万加币只能买到15平方米(161平方英尺)的房子;在纽约卍,100万加币只能买到19平方米(204平方英尺)的房子;在伦敦★★,100万加币只能买到22平方米(236平方英尺)的房子;在开普敦※☆☆☆,100万加币大概能买到156平方米(1679平方英尺)的房子;在圣保罗和迪拜-〓〓※★,100万加币也能买到100多平方米的房子-。

上海歌剧院将多尼采蒂经典作品《军中女郎》搬上舞台|♀-〓♀,今起连演三场

原标题:上海歌剧院将多尼采蒂经典作品《军中女郎》搬上舞台※★,今起连演三场看点不止2分钟内唱9个高音C上海歌剧院法语谐歌剧《军中女郎》今起在上海大剧院上演|卍★。 本报记者 蒋迪雯 摄  作为本届上海之春国际音乐节参演剧目之一,由上海歌剧院全新制作的法语谐歌剧《军中女郎》今起在上海大剧院连演三场★。这是美声三巨头之一多尼采蒂的经典作品♀☆,以前却鲜有搬上舞台★,原因只有一个字:难♀!剧中第一幕男高音咏叹调“多么快乐的一天”♀,需要在2分钟内连续唱足9个高音C★||,让许多男高音望而却步♀|-。

  这是《军中女郎》首次在大陆以全景舞台版的形式上演卍★〓|,虽然许多观众都是冲着9个高音C买的票-,但驾驭9个高音C并不意味着这部戏就成功了★★〓☆,演员|、乐队※※、合唱和舞台调度都缺一不可♀。

上海歌剧院力邀国际主创团队卍-♀※,希望为中国观众呈现这部高难度法国歌剧的魅力-☆-卍★。

  有许多精彩的唱段值得聆听  要把咏叹调“多么快乐的一天”中一连9个高音C唱得通透漂亮〓|☆,实属不易★★。因为男高音发挥不佳|★♀,《军中女郎》在巴黎喜歌剧院的首演并不成功〓★|★。

直到帕瓦罗蒂1966年在英国柯文特花园皇家歌剧院的完美演绎♀-♀,才真正成就了这部作品☆,他自己也从此被誉为“高音C之王”※☆☆。

此次上海歌剧院的版本请来了德国男高音歌唱家乌韦·斯蒂柯尔特和旅意男高音歌唱家苑璐饰演男主角托尼奥※〓☆|。

  这是80后男高音歌唱家苑璐首次挑战托尼奥卍♀-,为了更好地准备|卍※卍,他上个月13日就来到上海歌剧院进入角色〓。

苑璐告诉记者※★〓,要唱好第一幕第二场的9个高音C并不是那么难※〓※卍★,但唱完后♀☆卍〓〓,男高音并不能下场休息卍,还有很长一段难度颇高的重唱等着他♀♀★※。

所以♀,托尼奥这个角色最难的地方在于如何把握节奏-〓-卍、分配体力|-★,让整场演出游刃有余☆※♀|。

  在整部歌剧中-〓-卍,苑璐最喜欢的部分并不是“多么快乐的一天”这段炫技式的高难度咏叹调★|。

随着对这部作品越来越熟悉♀-,他发现有许多精彩的唱段值得聆听★〓※。

“这部歌剧诞生于1840年左右☆★※,在法国大革命的时代背景下★|-★,多尼采蒂将这么多高难度的咏叹调和轻松愉快的旋律结合在一起-,非常鼓舞人心|卍☆卍。

上海歌剧院的版本非常注重细节-,舞美灯光都颇具看点★卍卍。

我希望这个版本能够保留下来|,让更多中国观众领略这部高难度的歌剧。

”  除了男高音★卍★☆※,《军中女郎》女高音的唱段也多次达到高音E♀★,着实是声乐方面的“极限挑战”※。

活跃于世界各大歌剧院的意大利女高音歌唱家芭芭拉·巴尔涅西和上海歌剧院女高音歌唱家熊郁菲将饰演军中女郎|卍☆,她们都拿出了各自的看家本领〓卍,力求呈现原汁原味的魅力卍-★〓。

  国际团队注重细节打造精品  最近几年★,上海歌剧院已与国际团队联合制作了《法尔斯塔夫》《卡门》《曼侬莱斯科》《阿蒂拉》等多部歌剧☆|〓♀卍,无论制作理念☆♀★★、规范还是制作能力都得到了提升♀☆♀-,演员们也在这个过程中迅速成长※。

为确保艺术质量,上海歌剧院这次特邀指挥家迈伦·麦卡利迪斯♀-卍★、合唱指挥托马斯·艾特勒☆〓※卍|、声乐指导亚历山德罗·阿莫雷蒂和米伦·卡萨多等为所有角色和合唱团演员进行音乐和语言训练。

  舞美兼服装设计热罗姆·卡普兰是地道的法国人-※卍★,他在细节处理上运用了法式廊柱☆★♀★、雕花等,并且别出心裁地采用了剪纸式的呈现〓★〓※,让人耳目一新※☆-※-。

颇具匠心的服装设计也彰显出角色的性格♀※-。

  导演盖伊·蒙塔冯在《军中女郎》的喜剧效果上下了不少功夫-☆卍,不仅突出各角色之间的戏剧冲突卍,更添加了不少时下流行的中文热词〓★。

这样一部经典法语歌剧的呈现|卍,既有国际一流的制作和演绎水准★※♀★,也注意“入乡随俗”卍-,由此拉近了与中国观众之间的距离卍♀|★。

(记者 吴桐)(责编:严远★|〓※、韩庆)|。